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五一班

 
 
 

日志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2010-10-02 22:29:41|  分类: 聚会笑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2010102日,省实六五届五()班部分同学在位于广州区庄的“钱柜”卡拉OK歌厅欢聚一堂,既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1周年,也一起诉说着半个世纪的师生情谊。参加这次活动的有郑文松老师、申玉华老师以及符日平、贾荫南、谭明灿、何小瑜、潘小林、钟小菱、马均平、罗碧莹、李定、邓璇璐、杨冬阳、林子英等同学。朱颖启——马均平的丈夫,作为我们班的“插班生”也参加了这次活动,并热情地为大家提供摄影等服务。

1960年,我们这些只有6岁的小朋友就背上小书包,迈进了广东实验学校的大门。我们从相识至今,整整半个世纪过去了。时间消失,岁月流逝,唯有不变的是那纯洁的师生之情。在今天的欢聚中,郑文松老师拿出他任我们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时的照片给我们看,作为学生的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哇,帅呆了,酷毙了!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196410月郑老师()的双人照,时年28

 

郑老师感慨地说:“我1962年到省实教书,1984年离开省实到省教厅工作。22年的教书生涯是我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时光。”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郑老师说:22年教书生涯是我最值得怀念的时光

 

同学之间谈起小时候的趣事,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天真无邪的童年,回到了在省实平山堂度过的学生时代。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谈起当年趣事,有说不完的话题

 

申玉华老师说:符日平4兄弟都是读省实小学的,我都教过他们。4兄弟都很聪明,其中日平最乖。申老师的话,立刻引来了大家的一片笑声——因为符日平是班上比较调皮的1个。不过,我们也知道,在慈母般的老师眼里,每个学生都是乖孩子。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申老师用歌声表达自己的心声

 

我们班有一张老照片,是1963年第一批入队的18名少先队员的合影。18人中,今天来了6人。于是,我提议6人按当年的位置排列再照1张合照。我们并且希望,杨丽霜老师和18人,有机会到越秀山五层楼前重拍1张有历史纪念意义的合影。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1963年第一批少先队员合影。后排左1杨丽霜老师;中排左1罗碧莹、右2林子英、右1杨冬阳;前排左1何小瑜、左3贾荫南、右2潘小林

 

半个世纪的师生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6位首批少先队员合影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思考1个问题,也和一些校友探讨过,今天的聚会,又勾起了我对这个问题的再思考。

广东实验学校,其“实验”之本质是什么?也许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作为“老三届”中年级最低的同学,在这里谈谈我的见解,抛砖引玉,向师兄师姐们讨教。

我认为,广东实验学校,其“实验”之本质在于“十年一贯制”的学制。一般学校的学制是6年小学,6年中学,实行“十二年学制”,因此,“实验”就是要通过试验,探索一下学制是否可以缩短。当时,与广东实验学校同时进行这一“实验”的还有广州市实验学校(简称“市实”)和华南实验学校(简称“华实”)。

如果我的理解是正确的话,那么,广东实验学校进行“十年一贯制”“实验”,应该就是从我们读小学一年级的1960年算起。很可惜,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缘故,我们都未能读到十年级,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再见,就各奔东西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广东实验学校从创办至今,没有一个学生是按照“十年一贯制”的“实验”,从一年级读到十年级的。

我们六五届五()班同学的“实验”不仅仅是“十年一贯制”,而且还是“6岁”读书的“实验”。当时,与我们同届的除了有4个六年制的“旧制”班外,还有一个与我们同时进行五年制“实验”的“新制”班——五(2)班,所不同的是他们是“7岁”读书的。别小看这“6岁”与“7岁”的1岁之差,其“实验”的结果是很不相同的。

7岁班”的同学听话、定性,都属于“乖孩子”之类,在学校里规规矩矩的,严格遵守学校的各项规定,在小学毕业前夕,五()班已经成为了学校的“红领巾班”(那时加入少先队的条件是比较严格的)

6岁班”的同学却“唔定性”、好动,“百厌”、调皮捣蛋。除了整体的学习成绩比不上“7岁班”的同学外,还经常做出些“轰动”全校的举动。如在小学四年级时,林熹同学竟然为了少走几级楼梯,直接从楼梯中间的支撑木滑下,结果不小心摔到地上,昏迷不醒。有一首“打油诗”为证:四(1)班林熹,走路耍杂技,扶手当滑梯,一个筋斗栽下地,送到医院去留医。到我们小学毕业时,因个别同学的“不良”表现,我们最终与“红领巾班”无缘。看来,当时规定年满7岁的孩子才能读书,是有一定科学根据的。

1968年初中毕业,14岁的我们懵懵懂懂地跟着师兄师姐们离开了学校,走进了社会。除个别同学继续升学外,大多数同学汇入了“上山下乡”的洪流之中……

50年过去了,50年来我们笑过也哭过;有过希望也有过失落;得意过也沮丧过……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告慰母校,我们没有给母校丢脸,我们无愧于“省实人”的称谓。

50年过去了,当年6岁的孩子,现在都成为了年过半百的人了,聚会分别时我们相互说声珍重。往大处说,祝愿祖国强盛、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往小里说,祝大家健康、快乐、平安、幸福。

                                           

         林子英

                                2010102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