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五一班

 
 
 

日志

 
 

汨罗情结  

2011-06-05 09:15:20|  分类: 同学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汨罗情结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汨罗情结

 

岁岁端午,今又端午,满城豆绿粽飘香。

自然,我又想起了汨罗,屈原怀沙之地。

汨罗,过去为县,现已称市。地处湖南省境内,位于岳阳之南、长沙以北,京广线上有一站。在绿皮车年代,特快列车是不停靠的,要去,只能搭乘直快列车,或那慢慢摇啊摇、晃啊晃的普客。

也许是自己姓名与之关联的缘故,我在湖南学习、工作了九年,去过多少趟汨罗,已回忆不清了。当然,更多的是出自于对千古诗人爱国情怀的崇敬之心而去发幽凭吊的。要知道,诗人生命的最后九年,就是在汨罗江边度过的。

那时,端午还是有节无假,我也未必是逢端午才去。在株洲、长沙时,每有夜里魂牵梦绕,又遇节假日,便会早早爬起,搭车前往。经常会在江边呆呆地坐上一天,望着那浊黄的江水细浪翻腾,体会诗人那落寞高洁的心境。

有时,我也会与同学、同事结伴而行。在株洲铁路机械学校读书时,同寝室有位来自大西南铁路工程局的陈庆隆同学,当时他的家安在汨罗的铁路工程局基地。每逢节假日,时而他邀我,时而我伴他,也有三五好友,成群结队。许多时候,我们都是晚间出发,然后在陈君家中留宿。陈君的母亲很是好客,无论我们车到多晚,老妈妈总是倚门守候。待我们进家后,老妈妈便烧水下面,里里外外一通忙活。谈笑之间,那一碗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蛋花打卤面顷刻便摆在了我们面前。狼吞虎咽之中,那年头时不时会油然而生的漂泊在外、无着无落的伤感心情,便随着这色香味而荡然无存了。

陈君与我们省实也是有缘:他的姐姐与九年级潘淑德是大学同学,当时又都在铁路系统工作。潘淑德所在的班是我们六()班的辅导班,在省实我与她就相熟。或许是冥冥之中上苍的安排,上世纪七十年代,她在云南,我在湖南,我俩竟然在驰行于京广线的列车上偶遇过几次,师姐师弟邂逅,叙及旧情,分外亲切。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访美经港回国,在深圳十()班徐均棠(红宇)师哥设宴招待,席间得知潘姐姐已在深圳某学校任教。可惜囿于日程安排,未能抽出时间前去探望。

写到这里,也许是名中有德的感应,又令我想起了与潘淑德同班的罗瑞德,一位清秀苗条、温柔善良的师姐,当年对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也是呵护有加的……

汨罗,屈原,九歌,东君,竟然会与我厮守终身!

 

                  林暾熹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