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五一班

 
 
 

日志

 
 

忆迈进那方水土:犹吻红土寄深情  

2012-05-26 07:31:43|  分类: 同学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迈进那方水土:犹吻红土寄深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忆迈进那方水土:犹吻红土寄深情

 

每当看到迈进这两个字眼,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应,毕竟这是走出校门、迈入社会的第一站,又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岁月。

迈进队位于五一农场场部的东北方向,也是徐闻县下桥镇的东北方向,地域上属于下桥镇的高田区。有趣的是,几十年之后从地图上看,迈进队(二队)与迈谷队(十六队)竟然是在同一纬度上。难怪队友之间会来电,原来是地球磁场在起作用哦!

那时由五一农场场部往来迈进队,约有八、九公里路程。过了合溪队,走上一、两公里左右,就开始进入迈进队的管界。那蜿蜒起伏的红土公路,一旁是橡胶林段,另一旁是木麻黄防风林。走到防风林豁然开朗处,阵阵精油的浓郁清香扑鼻而来,那是一座当地农村的香茅厂。伴随着这令人陶醉的芬芳,映入眼帘的依次是迈进水库、堤坝和位于坝端的茅草房收胶站。

沿着水库坝顶的红土路面,无论是汽车、牛车或行人,进入迈进队的营区前,都要先走过一条深约两米、宽约五米的土沟。开始我不明白好端端的大路为何不填平这条沟,后来才搞清楚这是水库的排洪道。不过,我在迈进队那些年,无论遭遇多么肆虐的台风天大暴雨,水库都没有满到要动用这条排洪道的程度。可见水库库容的设计还是比较合理的。

过了排洪道,道路便沿着迈进队的营区边缘分岔和延伸:直走可通往边胆村、海岛树围和高田大队;右弯可通往勇士场和石板镇。岔路口的左侧,有迈进队的公共厕所和两座牛栏,右侧便是迈进队的营区。沿着道路,营区边缘依次有木工房、仓库、篮球场、托儿所以及一些老工人家里的茅草房。

从岔路口右转弯进入迈进队营区,最醒目的标志便是一棵硕大的榕树。这棵大榕树盘根错节,偌大的树冠郁郁葱葱,雄踞在迈进队营区的入口处,迎来送往进出家园的人们,荫庇和福佑着迈进这方水土。每天收胶回来之后,许多胶工都喜欢坐在大榕树凸起的根部,一边纳凉聊天,一边修磨三角胶刀。而全队下午的开会或学习,常常也是在这棵大榕树下进行的。

迈进队的整个营区分布在一片坡地上。这片坡地,应该是修水库挖土方形成的。由水库自下而上,依照先后建成的三排砖瓦房及其附属茅草房的错落高差,大致可分为四个平面。

第一个平面是水库的亲水岸坡或滩涂,这里是一大片开阔的菜地,供应全队百十口人的日常蔬菜。过了菜地的稍高处,有成排的蕉树、木瓜树形成的天然篱笆。这道篱笆之外,亦散落着几棵榕树。省实知青来到后,青榕的树荫间又陆续增添了洗衣台、砖瓦男/女冲凉房、以及砖瓦收胶站等几座构筑物。

第二个平面,由面向水库的第一排两栋砖瓦房及其正对着的一长溜所属茅草房围合而成。场地的一端,有集体伙房、集体猪舍以及营区外围的橡胶苗圃地。场地的另一端,便是上文提到的营区入口和那棵硕大的榕树。省实知青刚来时,集体伙房和集体猪舍之间还建有一座小小的、供单身汉使用的茅草顶冲凉房,男女之间只有人头高但不到屋顶的一墙分隔。当年,这里曾经闹出城里夏娃被偷睇的惊咋趣事。

    在第一排两栋砖瓦房之间的空当,用茅草搭了屋顶并用泥巴和枝条糊起了墙,这是迈进队的会议室。一端砖瓦房的侧墙上,还做了一块黑板,经常会出出墙报,记得我也曾学着填过一首《满江红》词登在上面。春天阴雨绵绵的播种季节,大家一边开会学习,一边剥着国家或集体的花生种。不过,那时饿也好、馋也罢,却是从来也不会往嘴里塞过一粒花生种的。

第三个平面由面向水库的第一、二排共四栋砖瓦房围合而成。第二排砖瓦房由于与前面一排砖瓦房间距有限,住户各自的茅草房不能与砖瓦房相对,而是散落在两端的斜坡上。这块场地的中央矗立一座两米见方、十多米高的木搭平台,这便是我们迈进队的钟楼和广播站。

所谓钟楼,是平台下部悬吊着一块状似平行四边形的机耕钢犁板,日常每当到了半夜胶工起床以及白天开工、收工的钟点,钢犁板便会被缓缓敲响,余音缭绕,响彻山林。

最令人胆颤心惊的是听到急促的钟声,那便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记忆中有过两次火警:一次是队里的茅草房幼儿园着火,而且还是下午上工时间,主要劳动力都不在,幸亏刚有火苗就被扑灭,未酿成大祸,基本上算是虚惊一场,但由于牵涉到祖国的花朵们,当时还是颇令人揪心的;另一次是邻近的边胆村晚上起火,我们省实知青听到队里报警后,纷纷拿起胶桶就向约两华里路程的边胆村搏命跑去,不过,气喘吁吁的一干人等跑到之后,该烧的茅草房也都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急促钟声敲响的更多时候,是篮球场上晾晒的国家或集体的农产品将要遭遇青天白日过云雨,需要收拢起来,或入库,或用薄膜盖好。此种情况一般都发生在中午,胶工们睡得正香的时候。这是十分考验敲钟人水平的事情:敲了钟而不来雨,招惹的骂娘声和千夫指可真是够受的;钟敲晚了致使农产品被淋雨,无论是否挨骂,心里总是难过的。

至于广播站,就是爬木梯上到十多米高的平台上,用细长的传声喇叭筒喊话,或者是临时有什么事项要通知传达,或者是表扬一些好人好事。记得我也曾经当过几次临时的广播员,在月弯星浮的夏夜,登上凉风习习的高台,近处是全队闪烁的煤油灯火,远处是胶园与防风林摇曳的魅影,耳旁共鸣着喇叭筒传出自己喊话的声音——浑厚而老成,那种感觉是蛮爽、蛮爽的。

第四个平面位于第二排砖瓦房中的一栋与第三排独栋砖瓦房之间。这第三排独栋砖瓦房便是省实知青来迈进队后不久,队里专门为知青盖的新宿舍。房前的坡地用石砖挡土修整出一长块红土场地;房后不远有通往勇士场和石板镇的牛车路经过,路的另一侧,是木麻黄防风林分隔的农场耕地。当年为了解决知青们如厕远的问题,在防风林中用竹席围起了一座露天的男、女旱厕,分别半埋入一口瓦缸,规定只允许小解。至于大解,如果想舍远求近,那就只好各显神通了。

 

忆迈进那方水土:犹吻红土寄深情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迈进队虽然地处五一场边缘,但亦有其地缘之便:走出不远就可以领略橡胶林以外的田园风光

离迈进最近的黎村是边胆,那时常会溜达到那里买鸭蛋,几分钱一只,还可以讲价,回来就用草帽兜着。偶尔队里伙房还会上那儿去买树菠萝(菠萝蜜)和荔枝回来大家分着吃,都是论树买卖的,能摘下来多少算多少。不过红土地的荔枝实在不敢恭维,又酸核又大,只是解解馋罢了。

离迈进较近的墟市有石板,休息日无论是否赶上趁墟,常会花上半天时间走个来回。途中要经过勇士场的地盘,那些大都是香茅地,绿色丘陵,连绵起伏,视野相当开阔,心情也豁朗多了。小路两旁的灌木丛隔三岔五还会出现暗红色、熟透的浆果,一边走,一边吃,蛮惬意的。

 

        林暾熹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