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五一班

 
 
 

日志

 
 

嘿!林排长  

2013-03-29 14:23:24|  分类: 同学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嘿!林排长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嘿!林排长

 

    201338-10日到汕头参加英德茶场四分场的知青聚会,400多名来自全省各地的知青欢聚一堂。在这几天里,对我称呼最多的是“林排长”,一下子又把我的思绪拉回到40多年前。

英德茶场建于1951年,在它作为知青茶场之前,先后经历了劳改农场和省直“五.七干校”两个阶段。随着“劳改犯”的迁移,“五.七干校”的撤消,1969年第一批知识青年的到来,英德茶场就成为了一个知青茶场,除了留下极少数的原劳改场干部之外,99%以上的都是知识青年。英德茶场一开始建立了三个分场,随着越来越多的知青的到来,1971年总场决定从一、二、三分场抽调50个班排长作为先遣队,组建四分场。从地理位置来看,四分场离总场最远,被称为英德茶场的西伯利亚,组建新分场的难度很大。但最终在大家的努力下,四分场由最初的50人发展到有1,000多名知识青年的分场。

196814岁的我从省实“初中”毕业了,1969年来到了英德茶场。我16岁当班长,17岁当排长,也在这一年我被调往四分场,从此以后“林排长”的称呼就一直伴随着我,直到我离开茶场去上大学。

    嘿!林排长,这意味着一种责任。新知青初次远离家门,思家之情尤为强烈。有时候一人因想家而哭竟会引起许多人都一齐哭起来。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蚊帐里面我也会悄悄流下思家的泪水。但作为“林排长”,我不能在新知青面前掉一滴眼泪。于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安慰她们,或者通过给她们讲故事和笑话的方法分散注意力,让她们体会到集体的温暖。

    唉!林排长,有时候我也会瞎指挥。一次知青对我说,林排长,这菜怎么越种越黄啊?我本来就不懂种菜,但又不虚心请教,不懂装懂地对知青说,一定是缺肥了,马上组织人力施肥。其结果可想而知,对于已经烂了根的菜,施肥只能是劳民伤财、徒劳无功的行为。

    哈!林排长,事实上我也很嘴馋。连队规定知青不能“开小灶”,但在那物质十分匮乏的年代,知青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肚子饿成为了一种常态。一个星期天,二排长余丽珍神秘地对我说,到我那里吃米粉。吃米粉?“开小灶”?一连串的问号在我脑里产生,但是饥饿感使我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走了。到了她的房间,发现她打了好几瓶开水。她将米粉丝放在饭盆里,然后倒进开水,用另一饭盆扣上。等到饭盆里的开水凉了,倒掉,又注入开水,几次之后,米粉丝被泡软了,下点盐就可以吃了。尽管没有油,尽管米粉半生不熟,可我们还是乐滋滋地把粉吃完了,舔了舔嘴,拍了拍肚子,一种满足感油然升起。

林排长,这一声称呼记录着那一段难忘的历史,承载着一段情同手足的知青之情。

 

                   林子英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