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五一班

 
 
 

日志

 
 

瓦伦丁日品《红娘》 罗曼蒂克赏《西厢》  

2014-02-13 09:55:45|  分类: 同学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瓦伦丁日品《红娘》 罗曼蒂克赏《西厢》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瓦伦丁日品《红娘》 罗曼蒂克赏《西厢》

 

甲午马年春节校博精彩纷呈,令大家余兴未尽。按照民俗,未到正月十五不算过完年,更有“二月二,龙抬头”后才能够理发剃头之说。

历史经常会有许多巧合的事情。

2014年的西情节,与2013年一样,谐音爱您一生、爱您一世,在公元纪年中可谓是绝无仅有,不但给人们带来巨大的商机和无穷的乐趣,还恰好是农历甲午马年的元宵节,又逢周五,呵呵,真是中西混搭:瓦伦丁日闹元宵烧炮仗,罗曼蒂克到天光都冇事。恐怕这天是巧克力馅的汤圆最好卖了。

今年的春晚被网友调侃说只让人记住了一男一女:青春帅气的韩国歌手李敏镐和风情万种的法国歌女苏菲.玛索。唉,这些年来,吐槽春晚大有人在,并且伴随着春晚也成了一种文化传统。就连介绍国粹京剧唱段的节目《同光十三绝》,也有不少挑剔的评论。不过,虽然《同光十三绝》仅时长7分钟,且包含9段不同剧目的唱腔和节目前后的戏歌,还是令诸多京剧迷过了一把瘾。其中由国家京剧院一团张佳春表演的《叫张生》的唱段,是荀派京剧《红娘》中的一段西皮流水唱腔。原剧中红娘引着张生去花园与崔莺莺相会,因恐崔母发现,故一边拿着一块大大的棋盘遮着张生,一边踢着脚尖向前,唱道“叫张生躲藏在棋盘之下,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这段唱腔俏皮而有趣!

 

瓦伦丁日品《红娘》 罗曼蒂克赏《西厢》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元代杂剧作家王实甫的《西厢记》是融合了诗词意境美、语言美的诗式戏曲,其语言达到了文学性与戏剧性的高度统一。由诗的语言观之,它是阳春白雪,辞藻华丽典雅,意境幽婉缠绵。就曲的语言观之,它是下里巴人,语言朴素生动,通俗明快。这样雅俗共赏的语言所表现的曲折故事和要表达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望,使其成为被广泛流传和评说的经典之作。

京剧早年本无演《西厢》故事的剧目,荀慧生为弥补这一缺陷,乃着手创编。因他最喜红娘其人,遂参照王本《西厢》和昆曲《拷红》编写成《红娘》一剧,以张生、莺莺情事为纲,以红娘一角为主,歌颂这一见义勇为、成人之美的青年女性。剧本于一九三六年编成,同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北京首次演出。此剧唱腔和表演身段,荀先生皆有独特创造,如《叫张生》一段,红娘手持棋盘引入张生的身段、步法和唱腔,之前都不见于其他戏中。这些创造,因贴近人物性格,久已好评如潮、脍炙人口。

文后附上荀派京剧《红娘》第六场《逾墙》全折,以便对《叫张生》唱段的来龙去脉有更深入的了解。

注:套题图片为明代金陵书肆乔山堂刘龙田刻本版画《西厢记——佛殿奇逢》,源自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旭彬《谁家的西厢》。

 

                    林暾熹

 

附:京剧《红娘》情节

唐,贞元年间,西洛书生张珙进京应试,在河中府普救寺邂逅崔相国的女儿崔莺莺,二人一见倾心。张珙乃搬入寺内,居住西厢之侧,以期俟机与崔莺莺相近。河中叛将孙飞虎,知崔莺莺貌美,兵围普救寺,欲掠之。崔夫人于危急中誓言:有人能退去贼兵,愿倒赔妆奁,将莺莺之为妻。张珙有挚友白马将军杜确,统兵镇守蒲关,乃修书一封,命寺僧惠明下书往邀杜确前来解围。杜确剿灭孙飞虎之后,张珙本思与崔莺莺结成夫妇,岂知崔夫人嫌其为白衣秀士,悔却前言,借词推托。张珙与崔莺莺两心怏怏,红娘乃往来传书递柬,先使二人在花园相会,继之更促成二人婚事,共度佳期。事为崔夫人闻知,怒笞红娘。红娘据理申辩,并责崔夫人出尔反尔之过,终使崔夫人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依红娘之见,准张珙与崔莺莺结亲,但须张珙赴试高中之后,始允成礼。张珙遂离河中,取路入都。至此,张珙与崔莺莺之事,告一段落。

 

【第六场:逾墙】

(崔夫人、崔莺莺同上。)

崔夫人 (二簧散板) 叹夫灵未安葬博陵冢下,

崔莺莺 (二簧散板) 不由我闺中人心绪如麻。

崔夫人 (白) 儿呀!只因你父在世,将我儿许配你表兄郑恒。张生亲事,不能应允。且等你表兄到来,护送你父灵柩归葬。至于欠那张生之情,只要多送金帛也就是了。我儿三年孝满,就与你表兄成亲。

(崔莺莺不语。)

崔夫人 (白) 哼!不听母言,便是不孝。难道我家世代官宦,能招那白衣秀才么?

崔莺莺 (白) 非是女儿不孝,违抗母命。只是孝服在身,这亲事暂且不提。看天色已晚,女儿还要往花园焚香,愿母亲福寿绵长。

崔夫人 (白) 哈哈哈!我儿每晚焚香,真乃一片孝心。

红娘快来!

(红娘上。)

红娘 (白) 老夫人、小姐!

崔莺莺 (白) 准备香案,随我花园焚香!

红娘 (白) 是。

(崔夫人、崔莺莺、红娘同走圆场。)

崔夫人 (白) 红娘,将花园门关了!

红娘 (白) 是。

(红娘自语。)

红娘 (白) 是时候啦,他们两人定的约会,他怎么还不来呀!

(红娘四顾无人,取香,转身欲归。张珙暗上。)

张珙 (念) 为有西厢月,来寻月下人。

(白) 看那旁有个人影,待我上前看过。

(张珙用手扶红娘。红娘一惊。)

红娘 (白) 哎哟!可吓死我啦!

张珙 (白) 红娘姐,小生在此。

红娘 (白) 你这个冒失鬼!这是遇见我啦,要是遇着老夫人可怎么好哇?

张珙 (白) 小姐呢?

红娘 (白) 陪老夫人说话哪。

张珙 (白) 如此待我进去。

红娘 (白) 陪着老夫人说话你也敢进去?

张珙 (白) 那我怎么办呢?

红娘 (白) 小姐约你哪儿见哪?

张珙 (白) 约我跳墙。

红娘 (白) 那你就跳去吧!

(张珙对墙踌躇。)

张珙 (白) 哎哟,这样高的墙,跳不过去,如何是好?

红娘 (白) 那你能从狗洞里钻过去吗?

张珙 (白) 嗳!

崔夫人 (白) 红娘快来!

红娘 (白) 老夫人叫我哪,你快给我离开这儿吧!

(红娘推张珙,关门。)

红娘 (白) 小姐,香烛在此。

崔莺莺 (白) 红娘,你怎么去了这么半天?

红娘 (白) 我取了香烛,又关了花园门,怕有人来。

(崔莺莺一惊。)

崔莺莺 (白) 可有人来么?

红娘 (白) 没人。

(张珙跳墙,倒在地上。)

崔夫人 (白) 这是什么响声?

红娘 (白) 待我去看。我看看去。

(红娘见张珙。)

红娘 (白) 噢,又是你!

老夫人是狗。

崔夫人 (白) 这是怎么讲话!

红娘 (白) 我说那是一只狗。

崔夫人 (白) 待我去看。

红娘 (白) 您可别去,这条狗可厉害着哪!专咬老太太!

崔夫人 (白) 哼!顽皮!你好好服侍小姐,我要安歇去了。

(崔夫人下。)

红娘 (白) 老太太您要睡觉去。您早就该走。

崔莺莺 (白) 红娘,你看明月当空,这星光映在池内,好似棋子一般。取棋盘来,我与你下棋消遣。

红娘 (白) 是。您要下棋,我去给您取棋盘去。

(红娘取棋盘,向张珙。)

张珙 (白) 小姐在哪里?

红娘 (白) 现在太湖石旁。你的好运气来啦,老夫人睡觉去啦。就剩小姐一个人儿啦。小姐要想下棋,我拿棋盘遮着你的身体,引你进去,你要老老实实听我的号令。

(西皮快板)

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

我步步行来你步步爬。

放大胆忍气吞声休害怕,

这件事倒叫我心乱如麻,

这也算是一段风流佳话,

听号令且莫要惊动了她。

(张珙随红娘同入,藏山石后。红娘入座。)

红娘 (白) 小姐,棋盘到。

(崔莺莺东张西望,心神不安。)

红娘 (白) 小姐,您为什么东张西望,您有什么心事吧?

崔莺莺 (白) 啊!

(崔莺莺一愣,叹气。)

崔莺莺 (白) 棋我不下了。取香烛过来。

(红娘取香烛。崔莺莺自语。)

崔莺莺 (白) 天到这般时候,不知张生来了无有?哎呀,若被红娘看出,如何是好!

红娘 (白) 香烛到。

崔莺莺 (白) 放下。正是:

(念) 心间无限伤心事,尽在深深一拜中。

(崔莺莺焚香。)

崔莺莺 (白) 一炷香:愿亡父灵柩早日归葬;二炷香:愿老母福寿康宁;这三炷香——

(崔莺莺默祝。)

红娘 (白) 愿洞房花烛,得配如意郎君。

(红娘推张珙跪。)

张珙 (白) 小生拜揖。

崔莺莺 (白) 啊张——

红娘 (白) 嘁!

崔莺莺 (白) 红娘,他是哪个?

张珙 (白) 小生张珙在此。

崔莺莺 (白) 张君瑞。

红娘 (白) 答应!

张珙 (白) 有。

崔莺莺 (白) 不在书房攻读,夜静更深,到此何为?

红娘 (白) 你从实招来,免动大刑!

崔莺莺 (白) 嗯!

张珙 (白) 啊,小姐,你可记得待月西厢下

(崔莺莺摇手示意。)

崔莺莺 (白) 既为兄妹,敢生别心么?

红娘 (白) 小姐呀!

(西皮快板) 这兄妹本是夫人话,

只怨张生一念差。

说什么待月西厢下,

乱猜诗谜学偷花。

果然是色胆比天大,

夤夜深入闺阁家。

若打官司当贼拿,

板子打、夹棍夹、游街示众还带枷。

姑念无知初犯法,

看奴的薄面你就饶恕了他。

崔莺莺 (白) 念你讲情,拘了出去!

(崔莺莺欲下。)

红娘、

张珙 (同白) 啊小姐!

(崔莺莺示意张珙。)

崔莺莺 (白) 还不走了出去!

(崔莺莺下。)

张珙 (白) 好端端的一桩美事被你弄坏了。

红娘 (白) 你真正岂有此理!只会欺侮我,见了我们小姐连个大气儿也不敢出。你看今天多好的机会呀,你怎么一点儿勇气都没有啊?

张珙 (白) 咳!

(张珙出门,红娘关门。)

红娘 (白) 我没见过你这样的笨蛋!

(红娘下。)

张珙 (白) 都是我自己性急不好。这便怎么处?唉!等待机会,再作道理。

(张珙下。)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