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省实五一班

 
 
 

日志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2015-06-10 22:46:42|  分类: 同学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初夏时节,广铁老同学兼同事陆裕斌来京探我。他刚从上市公司副总任上退下,一身轻松,心宽体胖,老友相见自然又是一番畅聊。

当年在株洲读书,我来自广州,他来自长沙,周末常就近邀我到他家玩耍。那时他家住得离火车站近,往往是晚饭后与其父母等家人围坐在一起聊天,然后再慢悠悠去搭火车回校。陆老伯祖籍潮汕,陆伯母广州市人,我们之间的交谈因此又多了几分亲近。

这次同裕斌会面,恰逢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月前的521日,“两岸将军座谈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10余位来自海峡两岸的退役将领共聚一堂,围绕抗日战争时期的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陆海空对日作战的经验教训、抗战精神的总结和历史昭示等话题进行了热烈讨论。于是,曾在正面战场击寇歼敌并远征印缅凯旋而归的陆老伯的故事,我们席间不断被聊及……

陆老伯名泰华,1915年在广东潮安出生,自幼旅居泰国,年轻时学得一手汽车驾驶、修理技术。1938年,日寇侵华已占我半壁河山,祖国大地抗日烽烟四起,热血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守土卫国,抵御外辱;海外中华儿女亦纷纷归国,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滚滚浪潮之中。陆泰华正值风华正茂年纪,怀着满腔报国热情,在曼谷参加了“华侨抗日回国服务团”,搭船回到广州。甫一上岸,便被中国首个机械化师——陆军第200师(杜聿明时任师长,戴安澜1939年继任)的招聘宣传海报所吸引,于是毫不犹豫地报考了这支后来成为中国抗日正面战场上的王牌军。由于熟练汽车驾驶,精于机械修理,陆泰华正是第200师急于招募的对象,顺利地考入了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第5军第200师炮兵第52团任驾驶兵,如愿投身于抗日救国的烽火浪潮之中。紧接着,日寇进犯广东,于大亚湾登陆,致广州于1938年秋沦陷。陆泰华已经随部队来到湘南、桂北接受军事训练,并于1939年底至1940年春,亲历了桂南会战。(图01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1.桂南會戰 (19391113-19401030日),參戰的國民黨主要將領:白崇禧 / 杜聿明 / 邱清泉 / 廖耀湘 / 鄭洞國 / 陳明仁 / 戴安瀾。日軍侵佔南寧和崑崙關之後,國民黨從數百公里外急調10個精銳師。對日軍發動立體化進攻,取得崑崙關大捷。迫使日軍改變對廣東的作戰計劃,造成日軍在戰略上的部分被動。

 

桂南会战是广州失陷后,中国守军为抵抗日军图谋打击中国国际交通线并威胁西南大后方而在广西南宁等地区展开的战役。 193911月,日军为切断桂越国际交通线,迫使国民党政府投降,派第五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及海军陆战队共3万余人于1516两日在钦州湾多处登陆,占领防城、钦州后向北挺进,24日占领南宁,据守外围高峰隘和昆仑关两个战略据点,切断了桂越交通线,对国民党政府造成了严重威胁。于是蒋介石从四川、湖北、湖南、广东等省调军队入桂,连同广西两个军共约20余万人,想趁日军立足未稳一举把它歼灭。蒋命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指挥桂南会战,派陈诚、李济深为监军。1228日,国民党军向日军发起反攻,战线环绕南宁数百里,主战场在昆仑关。守昆仑关日军为第五师团一部,攻关的国民党军以杜聿明第五军为主力。战斗异常激烈,彼此伤亡惨重,第五军经10多天苦战,至31日攻破天险昆仑关。歼灭日军4000余人,击毙日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取得了抗战以来中国军队攻坚战的重大胜利。19401月,日军又调来第18师团和近卫混成旅团,进行反扑,至23日,再次占领昆仑关。中国军队苦战多日,伤亡很大,需要休整,遂结束会战。

在收复昆仑关一役,中国国民革命军第5军(军长杜聿明)与日寇激战一场,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长中村正雄被击毙,该旅团班长以上的军官死亡达85%以上,士兵死亡4000余人,被俘虏的有100余人。杜聿明将军率领的第5军自此一举成名,其属下200师(师长戴安澜)更是冲锋陷阵在前,使国军机械化部队的战斗力得以充分发挥。这一仗是仅有的几次日军承认对方勇猛程度超过自己的战斗之一,国军战斗意志之刚强从战后缴获的中村正雄日记中足以见证:“帝国皇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之所以在日俄战争中获得了‘钢军’称号是因为我们的顽强战胜了俄国人的顽强。但是,在昆仑关,我应该承认,我们遇到了一支比俄军更加顽强的军队……”众所周知,机械化部队作战,辎重运输至为关键,而陆泰华等汽车驾驶兵,正是国军机械化部队的基础战斗力,虽然没有直接与日寇面对面拼杀,但同样在自己的岗位上为这场胜利抛洒了血汗。

1941年,炮兵第52团改编,隶属为“炮2旅”炮兵第52团,陆泰华升任中士驾驶班长,驻扎在昆明。1943年,中国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将军General Joseph W. Stilwell,副总指挥郑洞国将军)在印度阿萨姆邦的蓝姆枷正式成立,驻印军运输大队在昆明招募人员入印服务,急需汽车驾驶人才,陆泰华再次响应国家号召,踊跃报名参加,凭着曾经服务于200师的履历和经验,如愿以偿地加入了当时装备最优良的中国驻印军。并由昆明乘飞机,沿着著名的“驼峰航线”,到达印度阿萨姆邦莱多的汀江机场降落,开始了另一段出国远征抗日的军旅生涯。(图02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2.中国国民革命軍驻印军/新一军遠征緬甸,以傷亡1.7萬人的代價擊斃擊傷日軍10.9萬人。

 

1944年春,盟军缅北大反攻正如火如荼地进行,陆泰华由中国驻印军的军直属部队调入正在攻打缅北重镇密支那的第50师(师长潘裕昆将军),任师部汽车训练队上士驾驶助教、师部军械处技术员。在缅北,陆泰华经历了历时几个月的密支那战役(Battle of Myitkyina),为辎重运输、军械保障作出了普通一兵应尽的职责。19448月中国驻印军终于攻克密支那,部队休整于孟拱、密支那一带,50师划归新6军(军长廖耀湘),战士们得以喘息、部队得以补充。

密支那战役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驻印远征军在缅甸反攻战役中进行的一次城市进攻作战(1944429-194484日),以奇袭开始,以消耗战结束。最终占绝对优势的中美混合支队历时近100天,以伤亡6,00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3,000余人,并迫使剩余的日军800人退出。密支那战役的胜利,使盟军获得战场主动权,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中国西南战略形势得到根本改观,抗日大后方有了稳定依靠。危险的驼峰航线自此载入史册,我空军可以从密支那上空,绕过喜马拉雅山,安全便捷地飞往中国昆明和重庆。被阻断的中印公路和滇缅公路连通指日可待。

密支那战役过后,战场一片狼籍,在孟拱的一处三叉路口,日军遗弃了十几辆被我军击毁的卡车,这勾起了精于汽车修理的能工巧匠陆泰华的一股拼装瘾。他用巧手将这十几辆残破的战利品实施手术,经过开膛破肚和东拼西凑,组装成了四辆完好的大卡车,开回师部投入运输工作。陆泰华的表现令战友们刮目相看,此事迅速传报至师长潘裕昆知晓,陆泰华的精湛汽车技术立即得到师长的赏识,加之陆属于归国华侨,于是潘师长晋升陆泰华老伯为少尉技术员,调他到师部开吉普车。之后,陆泰华老伯随新一军(军长孙立人)第50师南下征战,攻南渡(Namtu)、克西保(Hsipaw),一直到了1945年春季,缅北战事结束,部队来到乔梅(Kyaukme)、腊戍(Lashio)休整待命。(图03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3.中国军车驶上重新开通的滇缅公路(19451月)。


19456月前后,中国驻印军第50师在缅北腊戍(Lashio)集结,后空运广西南宁返国。在凯旋归国之前,因大型设备无法空运,陆泰华被师长委以重任,率领一众驾驶兵由陆路将50师的几辆大型卡车以及一辆小轿车(装在大卡车上)先遣运送回国。陆泰华他们克服艰难险阻,从腊戍出发,将车队开到云南沾益50师的留守处,再经由二战中闻名瑕迩的史迪威公路贵州晴隆境内的“二十四道拐”天险(图3),然后入广西,到南宁与师部汇合。陆泰华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之后,又随军向广州挺进,于日本投降后的半个月内进入广州城接受日军投降。一路上,都是由陆泰华驾驶着潘裕昆师长的座驾,这辆车由他从缅甸运回,千里迢迢驶入广州城,作为新一军这支抗日劲旅,扬威异域的威武之师一员,陆泰华亲历并见证了中国军队接受日军投降这一辉煌的历史时刻。后来还由他从羊城开回潘师长的家乡湖南浏阳,完成护送师长抗战胜利后首度还乡祭祖的的旅程。(图04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4.抗战时期史迪威公路上的‘二十四道拐’天险。

 

由于驾驶技术高超、修车技术精湛而给师长开车,陆泰华的后半生又因师长而改变。在广州教育界慰劳抗日将士的晚会上,经师长潘裕昆夫妇牵线搭桥做红娘,将晚会上的一位年青貌美、芳龄20的女教师谢惠冰介绍给仍然单身的陆泰华认识,晚会结束后,师长夫妇亲自用车送谢小姐回家(当然是陆泰华开车啰),一路上潘夫人对陆泰华赞口不绝,借以试探谢老师是否有意,并以初来乍到不熟悉为由,约好姑娘第二天陪她逛游广州城……时下南粤佳丽倾心于英俊潇洒的新一军官兵,一时传为美谈,亦成为时尚。不久,在师长夫妇的见证下,中国国民革命军新一军50师少尉驾驶员陆泰华在广州迎娶女教师谢惠冰,共结连理枝并终生相伴。(图05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5.陆泰华与谢惠冰1945年在广州酒家举行婚礼时的婚纱照。

 

婚后,1946年新一军北上,陆泰华没有跟随。他已申请退伍,准备携新婚娇妻回泰国,并得到了师长的批准。不料回到湖南长沙的师长夫人捎信来广州,诚邀这位服务多年的下属赴长沙帮助打理照料潘府内务及继续开车,陆泰华看重与长官的情谊,毅然应召,带着已有身孕的妻子来到长沙继续为老上司服务,他也不曾料到,从此他们这户广东人家,就再也没有离开湘楚大地了。

陆泰华在长沙潘府一做就是三年,孩子们也相继出生;这期间新一军在东北由兴盛走向衰亡,潘师长升任军长后全军覆没继而弃甲为民。1949年,当解放军的隆隆炮声逼近湘江之时,潘裕昆将军携全家南下过香江暂避风头。岂料这一离去,竟成为生离死别,陆泰华再也没有机会重见长官潘裕昆,陆家此后便一直驻留长沙居住。

众所周知,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战争得到海外华侨的巨大援助。抗战的重大意义在于它是一场决定我们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抗争,旅居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文莱、泰国、缅甸以及印度支那的众多华侨争相组织各种形式的回国抗日团队、慰劳医疗队、战区服务队,完全由华侨自己出钱资助与装备,除此以外,还有大量有志青年归国加入战斗部队,献身献力。作为其中的一员,陆泰华同样将自己的青春贡献给了祖国的抗日救国事业,并最终选择长留在这块土地上。(图06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6.上世纪50年代初期居住在长沙的陆泰华全家,已经是有了四个孩子的六口之家。

 

解放后,陆泰华依然凭着一身本领,在长沙市的汽车运输及修理行业谋生,养活全家。在当时(上世纪506070年代)的政治气候下,他这位归侨加“国民党反动军人”,用沉默换来了免遭劫难、家人平安。陆泰华通过了无数次的政治审查、外调,都能够坦然面对。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就是陆泰华没有被卷入内战,没有向共产党开过一枪。他回国是1938年,国共已经形成统一战线,枪口一致对外,共同抗日;而在抗战胜利后即脱离新一军。陆泰华夫妇用智慧“划清”了与国民党新一军及其军长潘裕昆的“界线”,巧妙避开了可能因此而招致的灾难。因此,没有重大历史问题强迫他交代。但陆泰华一直记住潘裕昆留给的香港居住地址和电话,他心里仍然惦记着曾经为了抗击日寇而共同征战印缅的潘师长。(图07、图08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7.潘裕昆将军亲率50师征战印缅,在密支那战役的街区巷战中,组织“决战敢死队”,予日军以重创,取得了大捷。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8.潘裕昆将军(左)在操作缴获日军的迫击炮,旁边还堆放着缴获日军的枪械。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归侨陆泰华获准赴泰国探亲,他重临阔别了半个世纪的家园,感慨万千。途经香港时,陆泰华手里紧握40年前潘军长留给他的地址,试图寻找音讯中断40年的长官潘裕昆……他并不知道,1982年老师长已经撒手人寰,而潘家的住址也几经搬迁,他要找的地方不但已经被高楼大厦淹没,连香港的电话号码数字已经变成八位数了。结果,陆泰华自1949年长沙一别,直到他199411月离世,都再没能够见到改变他后半生命运的潘裕昆夫妇一面了。(图09、图10、图11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09.潘裕昆师长在缅甸西保站在被击毁的日军坦克上向部队讲话。这张照片原件藏于美国国家档案馆,由孙立人将军的养子揭钧先生(加拿大渥太华滑铁卢大学的化学教授)翻拍。研究者曾根据这张照片在当地找到一段当年日军坦克的履带并运至成都建四川抗战博物馆。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10.潘裕昆师长(中央右)在位于缅甸西保的中国驻印军墓地,该墓地已遭毁坏。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11.潘裕昆师长为缅甸西保的中国驻印军墓地撰写的墓志铭,由定居缅甸西保的远征军老兵李月荣抄录留存。

 

陆泰华夫妇育有四子二女,一个大家庭全在长沙;当年的谢小姐,如今的陆伯母已超九十高寿,身体康健、耳聪目明,经常还能连着玩四个小时的麻将牌。膝下儿女成群,四世同堂;陆家兄弟姐妹六人,长子陆穗斌,广州出生,因此得名“穗”;长女陆贤湘,长沙出世,已经是“湘女”了;次子陆长斌,是陆家迁到长沙后得到的儿子,自然取名为“长”;三子陆怀斌、四子陆裕斌,幼女陆玲湘,六个儿女的取名都印证陆家由广州举家迁移长沙的历程。六兄弟姐妹如今事业有成,孝敬母亲其乐融融。(图12

 

父辈一段抗战史  凯旋七旬话你知 - 省实五一班 - 省实五一班

12.满面福态的陆伯母(2008年,84岁)率一众儿女与来访者合影于长沙陆家。


1:题图为2015523日笔者与老同学陆裕斌在京“会晤”,畅叙父辈抗战史。

2:本篇文字主要参考《记爱国归侨青年、驻印军新一军抗日战士——陆泰华》,作者晏伟权先生(潘裕昆将军之婿、中国驻印军新一军战史独立研究人)、晏欢先生(潘裕昆将军之外孙、中国黄埔军校网远征军文史顾问),详见yanhuansz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yanhuansz )。

3:本篇历史图片源自互联网,恕未一一注明出处,谨向原作者、收藏者、提供者致意。

 

              林暾熹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